乐器集于一身,出了万种风情

人的智慧无限 乐器集于一身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1.06

中国乐器中的传统乐器,二胡,琵琶,已经是十分熟练,西洋乐器的吉他,钢琴也是略知一二,但是如何将这些乐器集合在一起呢,成为了王治权的一个问题!

奇人王治权,自幼酷爱音乐,精通音律,经过多年的研究探索,竟然把演唱蒲剧的12件家伙什儿都焊接在一个架子上,自己敲打、自己唱,成立了一个从来不要一丁点儿报酬的、奇特的——乐团。

这些唱蒲剧的乐器有扬琴、马锣、铙钹、小铰、小锣、大镲、中铰镲、鱼梆、龟板、趟鼓、碰铃、板鼓,最独特的还有他自己想出来的“马嘶声”乐器。这个奇人叫王治权,因为他的这一个人的剧团,而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大红人”。于是,许多村镇纷纷邀请他去演奏、弹唱,特别是过年过节期间,王治权就成了大忙人。

近些天来,红遍十里八乡的王治权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上黄河电视台的民间春晚,目前已经报了名。为了参加民间春晚选拔赛,王治权和儿子冒着凛冽的寒风专程去了临汾和侯马,跑了几天才找到比较可心的演出服装。担心自己上台演出时因不适应而心慌,老王还刻意在家里召集了几个朋友为他拍照录像,好让自己在闪光灯的聚焦下也能一如既往地演奏。也因此这些天他家来的人特别多。王治权就把鼓乐架子搬到院子里,在寒冷的天气里边敲边唱地排练。冻得实在顶不住了,他就回屋里暖和暖和,然后再接着练。虽然十分辛苦,但老王乐在心里。他信心十足地告诉笔者,在民间春晚选拔赛上,他决定先演奏蒲剧的《大过门》,如果能顺利过关的话,就再演奏经典名曲《赛马》或《梁祝》。

最难能可贵的是,王治权东奔西走地到处演出,尽管开支越来越大,但所有演出费用都是自己花费,无论到哪他从来不要一丁点儿的报酬。元旦过后,笔者再次到王治权家采访他。面对笔者问起他义务演出的事,他说:“我主要是宣扬蒲剧艺术,弘扬蒲剧文化,真不要钱。”

每次演出,王治权都是先来一段精彩的“前奏”:蒲剧《麟骨床》里的片段“朝天子”,引人注目的是架子后面忙活的王治权,脚踩手打、技法娴熟、有条不紊,显示了不凡的技艺。虽说蒲剧艺术是历史的“老戏”居多,从“前奏”却能听到“新声”:节奏明快、动感十足。王治权的乐器类似于“架子鼓”,这还只不过从数量上符合了“一人打击多个乐器”的情形,他的演奏是一人打击多种传统乐器,能体现出蒲剧艺术浓浓的地域味道,大众性的语言好听易懂、活泼而又俏皮,让人身临其境,和演奏者一起乐在其中。而在演奏流行曲时,王治权又加上了很多技巧和创新在里面,比如演奏《赛马》时,他在架子旁边加了个小喇叭,美其名曰:“马嘶声”,在自制的扬琴上加了一小块打击木,可随着马声嘶鸣打击出渐行渐远的马蹄声,直至逐渐消失,很是惟妙惟肖。

—-来自新华网

只要是华亭县老年活动中心的自乐班演出,人们总是能看到一位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老人,坐在一架装有30多件乐器的打击乐架旁边,全神贯注,四肢并用,左右腾挪,打出万种风情。上下翻飞的演技和风采,调动起全场观众的情绪,看得人激动不已。人们都亲切地称他为“王打鼓”。他曾三次进京献艺,为中央领导表演高超的绝技“鼓乐”,近日,笔者见到了这位“奇人”。

今年76岁的“王打鼓”名叫王有福,原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庄稼汉。王有福笑着说,小时候,家里穷得锅底朝天,根本没有上学的机会,他与父亲靠着唱灯影戏、木偶戏和打鼓挣钱养家,因此,他对当地民间乐器有一种特别的感情。12岁开始,他的鼓越打越精,还能自制好几种乐器,自己也学着识字。1951年,王有福只身到华亭学戏,由于吃苦好学,很快成为华亭秦剧团的骨干。到全国解放时,18岁的王有福靠着勤奋脱了盲,为欢庆解放,他还写了很多快板和顺口溜。

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 ,1960年,要召开全国文教卫群英大会,经过层层选拔推荐,王有福作为甘肃唯一的民间农民诗人,出席了这次大会,这也是他第一次进京献艺。到北京后,文教群英会安排6月1日这天从全国选拔来的42名工农诗人在天安门上赛诗,陕西的王老九现场出题80多首,王有福发挥自己唱戏懂音韵的长处,一共对了6首,其中4首是第一个对上的。《北京晚报》第二天就刊登了他的6首诗,还派人把报纸和稿费送到他的手里。6月1日上午10时,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朱德、陈毅等中央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舞台上接见了参加赛诗会的全体工农诗人。王有福幸福地回忆说:“我排在第四个,刘少奇先过来亲手给我戴上了奖章,并与我握了手。戴奖章时我大胆地说:‘首长好!’刘少奇对我说:‘你们好,你们是工农的骄傲!’毛主席后来向我走来,他笑着跟我握手说:‘你的诗做得好咧!’我赶紧说:‘毛主席好!’毛主席又说:‘同志们好!同志们好!’”说起这些,王有福显得异常兴奋。

1975年,全国组织民间舞蹈音乐汇演,王有福再次进京献艺。此时的他已经是一名很棒的民族架子鼓手了,而且他的鼓是自制的,上面装了30多样民间打击乐器。总汇报演出上,王有福的打击鼓乐也有幸入选。那天,来观看的中央领导人有邓小平等。当天晚上,王有福说他感觉特别好,台下一阵阵地响起热烈的掌声和赞叹声,他看见邓小平就坐在第三排中间,看得特别高兴,惊讶地笑着,一次次地给他鼓掌,结束的时候还向他招手致意。第二天,文化部的领导来饭店看望甘肃的演员,传达了邓小平赞扬王有福的话,并说:“甘肃的这个架子鼓打得很好哇!回去培养上几个接班人,别失传了!”之后,文化部留下包括王有福在内参加最后一场汇报演出的演员在北京游览了几天。王有福说:“我去北京时坐火车,回来时文化部给我买了飞机票,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飞机。”这次演出,甘肃获得“先进文艺工作单位”奖,王有福获得“文艺先进工作者”奖。

1986年,都11年过去了,文化部和广播电影电视部的人仍然记得“甘肃有个精彩绝伦的鼓乐”,有个奇人“王打鼓”。这年文化部和广播电影电视部联合举办的全国民族民间文化艺术调演大会特意给甘肃提醒,让王有福一定参加汇演。这是一个盛情邀约,又是对这位民间艺人的充分肯定。为了求得更好的艺术效果,文化部还出2000元钱为王有福在甘肃定做了一个新的鼓架子,可惜上飞机时带不了。随后文化部又重新花钱,在北京重做了一个更小、更精致、更灵活的鼓架子,空运到兰州,转给了在兰州排练的王有福。王有福特别喜爱,在上面安装了7个云锣、5个鼓、4个钗、8个手锣、4个大锣、4个京锣、2个木鱼、2个梆子、2个牙子,大大小小共38件打击乐器。甘肃作曲家杨柳专门为王有福编创了一首非常有西部风格的打击乐曲《春到玉门关》,以王有福为主,24人表演,苦练了7个月。同年6月,《春到玉门关》这一节目代表甘肃去北京参加全国民族民间文化艺术调演大会,获得了此次调演的最高奖———“丰收文化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