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音乐的孩子不会坏,陌世尘埃乐队对于乐器不陌生

陌世尘埃乐队对于乐器不陌生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1.29

排练室的面积不大,架子鼓的组合占据了一个角落的大部分区域。在角落的斜对面,一排沿墙摆放的功放机、调音台等音响设备让室内的活动空间又小了几分。摆着的西洋乐器与民族乐器显得房间更小了。余下能落脚的地方零星立着若干麦克风支架、乐谱架。略显局促的空间并未对“陌世尘埃”乐队造成影响,合奏途中成员们不时停下对曲子进行修改。
“陌世尘埃”的成员以“80后”为主,接触乐器的时间也从五六年到十一二年不等。他们分别在汽车、海运、设计、媒体等行业工作,两周一次的排练成为他们工作之余最大的乐趣。“其实,玩音乐、玩摇滚真的挺好。”昊昊与记者讲起摇滚乐的时候玩笑里透着认真。“素质低的人玩不出好音乐。钉子夹克、朋克妆只是种外在表现。可能一场演出只有50元钱出场费,还要6个人分。可我们图的就是一个开心。”鼓手阿龙补充说,“指着摇滚赚钱太难了。以兴趣为主,发挥出专业的精神。玩得开心就好。”吉他手元元谈起自己的爱好更是情有独钟:“有的人爱逛街、爱打游戏,我们组个乐队玩;有的人用手指按单反快门,我们用手指按吉他和弦。”
“好,我们再把开场的部分串一遍。”郭子一边说着,一边和键盘手小猪商量着键盘的音色,“这个比钢琴音色好,更亮堂。”一段热身后鼓手阿龙索性只穿一件短袖T恤,兴致来了还会即兴敲段鼓花。郭子告诉记者:“我们现在的成员里,以前也有各自的乐队,很多是因为成员去外地等原因彼此分开了。之所以还要组乐队,真是放不下。总有人问我玩音乐值不值。快乐本身就是无价的。也有人问,为了音乐很多工作和机会都浪费了是否值得?不管值不值,路都是自己选的。每次排练之后,那种大家一起沉浸在音乐中的气氛,实在舍不得。”现在每每谈起为什么会玩音乐,郭子脱口而出的词是:“执著!”
时针指向13时,乐队的排练进入尾声。“还有两首曲子马上就要完成。计划明年1月演出。”元元介绍说。谈到各自家庭里的看法,郭子打趣道:“这个问题几年前就解决了。当家里人看到我上传的表演视频,看到我在舞台上的表演状态,他们觉得我还真挺棒的。”

—-来自搜狐网

Tian Di Hui 天地会乐团

Singapore 新加坡

给10年后的留自己一句话

YJ:我终于做到我要做的了

鬼子:有第二代的天地会

Paul:坚持自己

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 ,Tony:有梦想不要放弃,只要你想做都可以做到。

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 1

“天地会是一个以中文摇滚乐为主的乐团,堪称新加坡地下乐团最具有代表性与影响力的中文摇滚乐团。他们的歌曲中展现了对摇滚乐激情与高层次的技术表现。同时,他们的音乐风格也影响着一些本地年轻乐团对技术不断探索、不断的努力和追求,更顺理成章的成为新加坡中文摇滚乐迷的典范。”

就是这样的一个老牌摇滚乐队,今年正好是成军20周年,这20年里他们没有走散,没有离开,更没有放弃摇滚,他们也带着自己的情怀和梦想,来到中国,为他们的亚洲巡演画上完美的句号。

据悉“天地会”演出现场十分火爆,不仅为乐迷们演奏了他们的新专辑《摇滚不需要理由》,也为广州的朋友带去了Beyond经典曲目,作为与Beyond同期的乐队,他们的演绎带着岁月的痕迹,让人泪目,无比感动。

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 2

以下为采访节选(CY:创壹)

CY:当初为什么选择摇滚?

YJ:之所以玩音乐,就是因为听了摇滚乐。

Paul:接触摇滚之前听流行,后来听到beyound,发现原来歌也可以这么唱,后来就接触越多摇滚,就一直唱下去了。

CY:开始玩音乐到第一次演出中间有多长时间?

YJ:9
7年才所有人正式在一起。当时对他们(Tony&Paul)影响最大的是beyound,当时对我们(鬼子&YJ)而言影响最大的是一个中国乐队叫唐朝乐队,然后就开始写中文歌,真正创作就是因为唐朝乐队,决心开始写中文歌,那时大概20出头,音乐不分国界。

CY:摇滚一定要愤怒吗?

摇滚只是一种态度,一种表达情绪的方式,摇滚包含了愤怒情绪,但不只有愤怒。

CY:你觉得现在年轻人和当年你们玩摇滚的心态有什么不一样?

就新加坡而言,现在年轻人玩乐器的人越来越少,都是玩电子之类,所以卖乐器的生意越来越差,之前我们做乐室,近几年就发现,越来越少人来排练,曾经网络通讯不太发达,所以我们更多的聚在一起,面对面磨合,现在通讯发达了,更多的年轻人会上社交网站沟通交流音乐,面对面的机会少很多,也比较浮躁,越少的年轻人沉下来去感受音乐,精进技术。

CY:有没有想过改变音乐风格

我们有衡量过商业,艺术,喜好,最后还是决定做自己喜欢的音乐,我们希望我们的音乐能被人听到,以前的态度是你喜欢就喜欢,不喜欢拉倒,曾经是两把吉他直接开场,横冲直撞的闯入听众耳朵,现在却想缓和,把吉他放后,加入了键盘,让音乐更有起伏和张力。这样是想让更多人听到我们,可能是老了吧,能考虑到别人的感受。

CY:有没有尝试学习其他乐器?

有的我们互相学习其他乐器是为了沟通,因为乐队之间的创作需要互相了解,而且能够打开创作思路。

CY:成立20年来遇到的最大的变故

2004年Tony离开的时候,当时就剩4个人,然后我们休息了很久的时间,但是也从来没想过解散,就像男女朋友没有说分手一样,可是又很少见面,直到有一天他又回来了,我们就重新开始了。

CY:重组后有什么期待?

我们5个人刚好走过20年,音乐还会继续做,也许做5年10年,直到做不动,现在相比之前,更想往幕后去走,带带新人,偶尔出来表演一下过过瘾。

CY:做乐队这么久,最大的幸运

友谊!我们感情很好,通过玩音乐也认识到很多人,认识很多喜欢音乐志同道合的人,而且遇到了太多朋友,可最难能可贵的是团员之间的友谊,默契到不说一句话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CY: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30天,你会做什么?

那我们肯定不是玩音乐,如果在20岁的时候当然会选择玩音乐啊,现在有了家庭后,家庭比较重要,所以一定会回归家庭,陪家人。

CY:给10年后的自己说一句话

Yj:我终于做到我要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